日記碎碎念

人生就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做選擇吧。


但是喵喵的照片就算糊掉也不想做選擇把它們刪掉。

搬家後的新生活進行到目前為止也有一個半月了,其實應該是半新生活,因為現在每個禮拜還是會有兩三天特地回舊家陪伴還不能抓去未整理完成的新家的貓兒子們 ← 這句話要一口氣講完也不簡單。XD

剛搬到新家住的前三天,某天晚上跟妹一起去IKEA買新家布置的東西,路上經過另一個世界的好兄弟姊妹居住的一大塊地(就是夜總會);其實我並不是特殊體質,但有時候確實會比較敏感,總之那天晚上過後就一直沒辦法入睡,隔天一早請妹載我回三峽舊家,一回到三峽跟貓玩了一會兒後我就睡著了。

那天跟妹說起這件事,我們決定周末要去台北霞海城隍廟拜拜,順便逛逛迪化街跟永樂市場布行。

以前小時候問過媽媽我們家是信什麼教?媽媽說應該算是道教吧。應該二字說起來感覺有點飄渺,那是因為家裡清明中元會拜拜,可是佛堂我們也曾去,媽媽說保持善良不做惡就好,我想信仰宗教的意義也應該是如此,因此在祈求神佛保佑這件事情上,向來我也都是抱著隨緣的心態,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我拜拜時求的都只有保佑愛我的人跟我愛的人健康平安,除此之外幾乎就沒了。

我這次跟城隍爺多求了一個「心靈平靜」。

說也奇怪,那天過後回到家裡,心靈還真的是平靜得很有感,也許是心理作用,也或許是真的神明保佑,總之一切就都好好的。隔天妹問我睡得還好嗎?我說很好啊。結果她去上班後又傳了封LINE訊息給我說「因為我是麻瓜,如果你真的感覺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說,我們再想辦法或搬家」。我覺得很貼心,但這個選擇問題一點都沒有困擾我,我馬上就做了沒問題繼續住的決定,因為本來房子就沒問題。

因為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再加上妹要上班、我周末會去三峽住兩天,所以搬家至今半個月了,整理進度一直呈現龜速狀態;有天晚上跟妹兩個人坐在剛鋪好的木紋地板上,打視訊電話給老爸時,想說跟老爸炫一下現在住的房子空間hen大,結果老爸一看到彷彿被炸過的客廳,立刻從電話那頭不斷飆來「太誇張啦(這句要用台語說最有感,sho ham la)」XDDD。

總之,進度如此緩慢,也耽誤到了把貓接來新家的時間;可是隨著幾次回舊家,漸漸發現補子(貓的名字)好像對分離感到焦慮,不過對象並不是我,而是室友。

補子是一直對貓還好,對人很依賴的貓,還沒領養二哥(這也是貓的名字)、我也還住在舊家時,基本上是我去到哪,補子就會跟到哪,對室友也是每天都會使出大頭蹭蹭的技能;但是一隻更黏我的二哥來了之後,補子就沒以前那麼黏我了,即便我花更多心思在他身上,他一樣鬧小彆扭。而在我搬離三峽後,他對室友的依賴度又提升許多,導致我現在很猶豫到底要不要接他去新家一起住。

二哥比全盛時期黏我的補子還要更黏我,所以接二哥跟我一起住是沒問題的,可是哥才不滿一歲,又每天跟補子一起玩,如果不把補子一起接來,還算是幼貓一隻的哥一定會多少受影響;把補子接來,舊家就一隻貓夥伴都沒了只剩阿牛,他最好的夥伴加菲在今年一月因為腎衰竭走了,而且也不確定補子會不會因為想室友而憂鬱。這選擇好難,我到現在都沒想到答案。

有一些問題,我並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但我習慣自己面對問題、面對撞牆期,不到撞到實在沒法靠自己走出的地步絕不向別人開口,而且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在逞強,我的人生字典沒有「假裝堅強」四個字,我就是單純「要強」而已,所以我很少很少很少在FB更新私人動態,因為害怕別人擔心我,也害怕家人擔心我,那些擔心對我而言是排山倒海的壓力,比我自己遇到問題時,所感受到的壓力強度強上十倍百倍。

我寧可別人告訴我「妳辦得到!」也不要擔心,因為擔心沒屁用。現實過了頭的我,覺得與其擔心我,不如你就來幫我做、幫我解決,否則我只會更憂心你的擔心會傷害你的身體(認真為一個人擔心,很容易會睡不好吃不好不是嗎),而且光擔心對解決事情是沒有幫助的,能解決的事情不用擔心,解決不了的事情擔心它做什麼?

我每天都在猶豫要不要發動態,可是不發動態只貼新文章連結又覺得我一點都不想將好好的粉絲專頁經營成佈告欄 ← 寫到這句我頓時有點點明白為什麼老是有人說處女座龜毛了哈哈哈。

我每天都在選擇今天發不發動態,不想說得太多,結果就演變成粉絲專頁繼續長草XDDDD。

有很多選擇上的問題,你不可能全要,人不就是拿了這個就得放下另一個嗎?

留言給我